食在文冬:Maggi Kerabu

早前看到文友Goosey在面书上载maggie kerabu,口腔开始生津,

明明才吃过晚饭的,明明下午才吃过同样叫人流口水的泰国餐。

不禁想留下文案以供他日回忆记录。

Kerabu,除了大家都熟悉的蓝花饭,其实另外一种做法就是:

小辣椒、酸柑、香茅碾碎和捣烂,再和任何一种食材凉拌。

ikan bilis kerabu、daging kerabu、maggi kerabu、seafood kerabu

其中,以maggie kerabu的口感最搭。


这不是我印象中的maggi kerabu,少了香茅。。。

怎样,看到这个黄金组合,是不是觉得已经赢在起跑点上了。

就像goosey说的,酸辣食物甚少踩雷,更何况还有香茅的清香加持,

简直就可以横行天下,当然我说的是南洋口味。

生小辣椒的辣,其实是辣在嘴里,

它不会像煮过的辣椒的辣,直接下到胃里翻搅、后来再到肛门捣乱。

所以,放心吃。

不过近年来,大家讲究养生,医师都建议刺激性的食物还是少碰为妙。

 

我近半年来频频腹泻,看了医生,提醒我注意胃病。

我三餐准时,从来没有给自己饿肚子,怎么可能?

医生问起了我饮食习惯,呃,我爱吃酸辣食物,医生笑着回答那就是了。

多年前,我前上司的姐姐吃nasi lemak敏感,我说他的配额用完了。

配额一词,我自卫斯理小说学来。

多年以后, 没想到我吃酸辣食物的配额也用完了。

伤心事就甭提了,今天我专心说maggi kerabu

 

很多年前,在karak工作的时候,在地马来同事看见我孤家寡人一个,

略尽地主之谊将我带到文东半日游,回程途经马来路边摊,就一并解决了晚餐再回家。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maggi kerabu菜单,是的,我吃过ikan bilis kerabu、daging kerabu

就是没有吃过maggi kerabu,我同事以为是nasi kerabu的kerabu.

一试之下,惊艳!

后来我们再做回头客,忘了吃了两次还是三次的maggi kerabu。

除了第一次的误打误撞,其实后来的每次我们都是凭着感觉停车,

因为那一路上有好几间类似的马来摊子,加上晚上才营业,

实在无法以周遭环境来辨认。

同事是性格很可爱的小妹妹,后来的两次他都带妹妹同行,妹妹则是恬噪的妹妹。

属于17、18岁的聒噪。

他妹妹一直嚷嚷maggi kerabu很好吃,几乎都要把碟子舔了。

还一直嚷嚷很好吃,马来摊子有没有很大,她姐姐一直在旁边劝说

你不要这样大声,下一次真的不能带你出来。

 

有些回忆,不说还真的完全没一回事,记忆原来只是封尘而已。

我 驻守 karak其实不到3个月的时间,后来调派新山。

这可爱的同事后来也渐渐没联络,只在面子书上知道他结婚生子。

刚刚老二三两岁抗癌失败过世了。

写着写着,原来我的maggi kerabu吃的是回忆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