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在旅途:火车上的邂逅

文接阿敏的跨界西伯利亚的火车旅程。。。

这个文接。。接很久一下~ 还接到跨年。。。

 

我也回忆起若干年前旅途中火车上的美丽邂逅。

我家乡没有铁道,所以对于火车,我是很后期才接触到的交通工具。

相较于巴士,火车对我而言,有更多的活动空间。

除了可以在火车上吃喝拉撒,旅途长的话,还可以买卧铺。

是的,可以在在火车上平躺睡觉是我当年的to do list之一。

在2009年四月的越南河内到沙坝,六七个小时的火车车程里,我终于如愿以偿。

只是没想到在火车上遇见的人竟然也可以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经过接近8年后的今天,也许他们的容颜已模糊·,但是话家常的内容直至今天我依然记忆鲜明。

 

河内到沙坝,我买了夜程,时间是凌晨12点,所以就只是打算一上车就睡觉而已。

但是我忘了我妈很爱聊天。

尤其在越南河内的那几天,语言不通的关系,根本没有给他聊天的机会。

难得同一个车厢给我们遇上了两个华裔,不会说华语的华裔,他也硬是抓着人家聊上两句。

难为我蹩脚的英文充当翻译。

一个来自纽约、一个来自纽西兰的大学同学来越南背包旅行一个月。

顺势聊到我妹阿莹在纽西兰旅游工作当中,两人还相当质疑彼此对望一眼,纽西兰有什么工作好做啊?

就是农场、果园的那种工作啊。。。

两人才恍然点头,体验生活的工作。

不过,那时已是深夜,大家也没什么多谈,就直接关灯睡觉。

抵达的时候是凌晨六点,大家都匆匆赶车程,匆匆说再见,彼此又往另外一个旅途走去。

后来,走在沙坝的街上,是有看到他们的背影。

但没有时间打招呼~

有些人、有些事,的确就只是见上那个一回。

 

印象中好笑的是。。。

我妈还可以用身体语言给红毛碧眼的外国人翻译火车上的厕所只有脸盆,没有座厕。

不过后来才知道那也只是美丽的误会,有座厕的厕所是在火车的另外一头。

经此一役,我妈后来还得到一个结论,如果是这样的话,去澳洲旅行的话也没问题。

我妈喜欢旅行,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到处趴趴走了。

但是,可能因为语言的障碍的关系,他一直没想到西方国家去旅行。

不过,经此一役,我妈信心满满,说只要有我在身边。。。

 

从沙坝到河内的火车,我们选择晚上的车,但不是凌晨,所以还有闲暇聊天。。

6-7个小时车程,所以同样也是卧铺。

同个车厢的除了有一个泰国人、还有一个中国温州人。

那个泰国人在3天2夜的行程和我们是同一家酒店,他们一行5人,他是唯一的护花使者。

他跟太太的朋友换车厢,才换过来。

我们大概闲聊了一下。

他和我们一样,第一次来越南,来了越南有几天,再玩个两三天就要回家了。

我们都对越南人赚取旅客钱财的叫价方式不予苟同。

他说凡是他们的价钱还50%就对了,我笑问,你确定50%够吗?

他很认真的考虑,75%?我说是的,75%差不多。

我今天依然记得他笑容可掬的脸容。

中国温州人以为他是越南人,想用越语和他沟通。。。

我又用撇脚的英文充作翻译员,让中国温州人大呼你们马来西亚华人语言真好。

可以遇上这个自中国温州来越南做生意的中国人最高兴的当然是我妈。

两个人在车厢就谈上1-2个小时,直至我们关灯睡觉。

我想中国温州人也很高兴在越南难得遇上可以直接交谈的人,他随身带着一位翻译员。

他说如果不是为了他的儿子积攒财产娶老婆,他现在其实已经可以退休了。

我还记得,那时他还和我妈妈讨论中马两家娶媳妇的礼金行情。

有房子、有车子,而且还得多少价码以上,才有人肯进门哪。

还真难为中国的父母。

 

火车上的邂逅,也只能说到这。。。

照片,都是翻箱底翻上来的。。所以,也只能七拼八凑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