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里的拥别

我不甚喜和家人以外的人有肢体接触,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当然,这并不包括基本社交礼仪-握手。基本上,我和我家人也甚少有所谓的肢体接触,当然我说的肢体接触是勾肩搭背和拥抱。不过,小孩除外,小孩不谙言语,当然不会所谓的察言观色,所以表达善意的方式就是轻轻抱一下,拍拍背,透过身体的温度表达暖意。近年来,因经历一些离别和想要和别人知道我支持你,也开始放开怀抱给予别人拥抱,但也因为觉得千言万语还是比不上一个拥抱来得实际。但我不晓得和我拥抱过的人会不会觉得我肢体的僵硬,是的,拥抱得时候,我老是觉得自己绷得很紧,因为不习惯的关系。

印象深刻的拥抱,是多年前和朋友的朋友话别,我们一起渡过了悠长假期,一个星期的自驾游-北上苏格兰,一起睡车上、一起三两天没洗澡、一起到英国最北端踩点。再欢乐的时光,也有落幕的时候,朋友的朋友继续滞留苏格兰,,而我们也即将踏上归途。他说他想要一一和我们拥抱,我当然是最后一个。同行的朋友目光最后聚焦落在我身上,是,因为他们知道我生性不喜欢这些东西。我二话不说奉上大大的怀抱,因为那个拥抱那个时候他很需要,毕竟他在那边年余,好不容易遇上同文同种的手足。

昨天不晓得什么日子,我竟然梦见故友入梦,当然不是他,而是小学同学。梦的细节,和往常一样,睁眼那个刹那,梦境清晰一如现实,得花好一段时间方能辨别我处境是真是幻,然后渐渐梦境就会慢慢淡出,剩下影子。但这个小学同学,已经不在人世,中学也没上,就在小学中学过渡期间患癌去世,他是我们第一个去世的同学,那个时候的我们其实对死亡的意识懵懂得很。全班同学都没和他好好道别他就不在了。我和那位同学也没什么交集,我也不晓得为什么他昨天入梦。基本上,我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太起来,毕竟时日有些久远。我只记得在梦里我看到故人,还很高兴地和他说:你来啦!是的,就算在梦里,我也知道他已不在人世。我还给他一个拥抱,然后和他说:这次让我们好好道别。

谨以此篇纪念我和故人的拥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