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生长,叫伤痛。

朋友还有两个月就要生了,担心生产的痛楚。

爱莫能助,只能不正经的安慰。

人,生下来就是要痛的啦。这话,我妈常说的。

朋友很瘦,知道他怀孕期间其实吃了不少苦头,跑了急救三次,入院一次。

不过,也都熬过来了。所以,我说你会松一口气的,当“卸货”的时候。

另外一个朋友更冤枉,免疫系统出问题,体内红白雪球大战,血压即降,输了3包血。

第二次复发,十年前这病症没有名称,十年后原来这病叫红斑狼苍。

血出问题,诊断的时候难免怀疑血癌,所以抽了两次骨髓。十年前醒着的时候,十年后昏迷了事。

抽骨髓的痛,我没有从这位朋友身上听说过。

倒是从另外一个朋友转述,他说的是二十年前的旧事,身高6尺的大汉,忆起抽骨髓的痛,浑身一阵战栗。

 

我说过吗?我有三怕,怕死、怕痛、怕高。

两三场大病之后,我终于找到最怕,是的,我怕病。

死后,什么都不知道,怕来干嘛。

高,不去高的地方就得了,不需要怕的。

痛,是人生必经之路,所以我说是一种成长,痛过后,就不痛了。所以,也不需要害怕。

人生下来就是要痛的啦,是我妈常说的一句话。

我笑着和朋友分享我外甥第一次拔牙的经历,

他把拔牙当作一个成长礼,很开心地和所有人说我要拔牙了。

但是也没有人提醒他拔牙的痛,是无意也是故意吧,大家都忘记了。

直到麻醉针一下去,眼泪飙出来,才知道拔牙是很痛的。这段故事,我曾经分享在这里。

既然说开了,就继续说我侄儿的故事。

去年的新年,孩子玩乐的时候,乐极生悲,跌倒,小石头嵌入脑后靠近耳朵的地方。

大嫂是百分百西医治疗支持者,看血止不住,就想把侄儿带往医院缝针。

侄儿一听见要缝针,已经止着的抽泣声马上转为大哭。

这时候,有缝针经验的姑姑当然要站出来安慰。

缝针,痛,但其实也没有很痛,因为就是痛一下而已,你伤口这样小,一针就可以了。

你懂以前姑姑是怎样的缝针的吗?手脚乱划,张口乱叫,混乱之间,额头一痛,呃,就缝好了。

哭着的侄儿也不禁给我逗笑。

不过,后来我侄儿也没有到医院缝针,因为他爸爸看了一眼觉得不用,所以孩子就没有到医院去了。

那个晚上,折腾了两次,因为我大嫂还是觉得血还在流,嚷着要给孩子缝针,我侄儿再次大哭。

眼泪的确是很好的武器,后来我哥拍案决定不需要去医院才将此案订下。

这些事,也只有孩子的父母可以做决定。

我侄儿哭着的时候,我跟他说这次是你爸爸救了你,他又笑了出来。

 

前两晚打电话回家,才知道小侄儿没有做副班长了,他妈妈说他很伤心,还流泪了。

他哥哥旁白,玮韩很drama一下。虽然好笑,但我心下也不禁戚然,这些都是成长路吧!

想不到孩子现在就要面对了。

他为人很鸡婆,喜欢帮忙别人,可能老师选他也是这个原因。

新年期间,他很自豪跟我们说他做副班长,我们的反应就是你这样小一只,怎样做。

我侄儿怀胎临出世的时候有一些问题,所以他先天就比别人弱一点。

他今天都还在每年一度检查基因问题,但院方找不出答案。

他没有做副班长的原因,是因为写字比较慢。

这样你以后写字就快一点咯,做姑姑的只有这样安慰。

 

生老病死,本是人生的必经之路。

其实,应该还得追加一个,就是痛,身痛、心痛,都是痛。

虽然无奈,但是没关系,痛了之后,就不痛了。

致勇敢活着的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