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在旅途:汉唐驿

此篇源起朋友前些日子突然传信息问你现在出游还会考虑青旅的双层床吗?

只要旅馆风评好、价钱合宜,我其实都可以。

朋友就约我下次一起住青旅的双层床。

这段日子,出游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暂时,只能在回忆里回味了。

我住过好几次的青年旅馆,如果硬要区别有双层床架的青旅。。。

伦敦、巴黎、桂林、香港、韩国、厦门、荷兰、伦敦、西安

暂时想到就是这些。

今天就说西安双层床架旅馆的故事。

照片肯定是有限的了,且看能从记忆挖多少回忆出来。

若没有照片,我肯定记不起这间青旅的名字,汉唐驿。

喜欢这个驿,驿站的驿,身在千年的古都,旅馆的名字颇有古风。

这间大多数都是外国游客居多,虽然我们也是,呃,我指的是红毛碧眼的外国人。

所以旅馆内的装潢就混杂风,有很多国家的旗帜,有一些兵马俑摆设,当然还有桌球。

还摆了两个看门口,坐落在一条巷子的中间,环境挺清幽。

青旅大厅时而有酸梅汤和西瓜招待,六月的西安很热,这两样根本就是最佳的消暑圣品。

我们抵达的时候是半夜,everyone  can fly的飞机就 是这样的了。

所以在里头有一个喝到醉醺醺的鬼佬,给了我妈很热情的拥抱,和外国人仪式的见面礼,亲脸。

怪不得人家,谁叫我老妈跟人搭话,就在我们忙着搬行李,登记入住的时候,

所以来不及救她脱离熊抱和狼吻。

我还跟我爸说,你老婆给人博懵了,还好不是法式见面礼。

 

订宿舍的是阿莹,因这次旅游是他策划,我完全没过问细节。

结果我们一行五个人,就入住了六人宿舍房间里,当然都是双层床架。

如果是我订,我将会父母姐安排三人房,然后再安排其余人等住其他房间。

既来之,则安之,错有错着,不是这样我也没机会跟外国帅弟弟同房。

而且还是两个,一个来自瑞士21岁的帅小弟,戴眼镜的斯文靓仔。

另外一个来自加拿大的22岁帅小弟,我不懂外国人的分别,

但如果单看轮廓,我会以为他是西班牙人,但他的肤色比较白,很帅。

我跟朋友说起,朋友说外国人都是帅的啦。这样你就错了。

刚才我说了我这间旅馆很多外国人住的,坐在大厅的那些,进出旅馆有大概扫描一下

全旅馆最帅的那两个,应该就是和我同房的,呃,其实应该说我们。

 

这两位,分别不同时间住进来,可以和他们搭上话,归功我老妈。

上面我也说了,我老妈很爱和人搭话的。

但他英文仅止于hi,where are you from? how old are you?

所以沟通的工作就落在我们身上。

瑞士小弟人很腼腆,入世也未深,阿莹说他偷看他,

我说拜托,你没有偷看人,你怎么知道人家偷看你。

我就不知道他有没有偷看我,因为我没有偷看他。

我们很明显是一家人,他竟然不知道。

在顶楼的乒乓桌,我们听到他跟其他小伙子说我们不是一家人。

对了,阿莹还在他面前炫技,故意杀我球。

照片里的是他,离开的时候,阿莹还偷拍人家,我们到华山山脚住宿一夜,重回这个驿站

加拿大小伙子已经住进来了,所以我姐就得睡上层。

我比较同情加拿大小伙子,那天是我们走了30千步,攀高踩低的,

那个晚上我想房里的交响曲一定此起彼落,说真的,对他至今还是觉得抱歉。

第二晚我们就回家了,可以还他一个清静,然后也将华山地图交给他,算是补偿。

他想直攻华山最高峰(这在我华山篇有说过)

我妈都有给了他们好些即溶饮料做些外交。

其中加拿大小伙子拿比较多,拿到他也不好意思一直在说谢谢。

故事差不多就要说完了,虽说住宿篇,但其实篇幅说最多的还是人。

很多人说,出游的风景固然重要,但一起出游的人也很重要。

我说住宿的环境虽然重要,但如果能遇上萍水相逢的,何尝不是一种体验。

遇到这两个年轻人,不得不感概,为着他们挑战异文化体验的勇气。。。

他们会在中国呆上很长的段时间,都是独自旅行。

加拿大小伙子还特意和他女朋友分别从不同城市出发,然后再会合。

虽然他们的钱兑换率算到来划算也是事实啦。

但还是禁不住会羡慕他们的青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