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5 儿童主日学纪实

还记得早前回家全家出门吃饭的时候,不知怎样,阿莹突然提起我拔儿童主日学学生的头发。

全家突然反应很大,蛤?包括我侄儿。。。

说真的。我觉得他们大惊小怪,以我素有最凶姑姑的“美称”,这不是意想之内的事吗?

我亲爱的侄儿也亲身领教过好几次。

阿莹再追码:因为那个学生拔他的脚毛!

全家又再惊讶:蛤?

我哥说不要讲,等下两个小的学起来,语音未毕,小侄儿的小手已经开始行动~

我怎能让他得逞,他被拔头发痛的呼声就响起来。

我说怕什么,就如法炮制就好。好奇心果然人人都有,小侄儿以身试法就是最好的现身说法。

不知怎样的,我爸竟然还关爱那位学生,他有哭吗?

我心想,你打我的时候,你有关心过我有哭吗?

这种顽皮的学生不会哭的啦!

我不是无缘无故打骂,而且我手下有留情,力道就是让他的头发和头皮之间有个既亲密又疏远的距离。

后来有人关心那其他儿童主日学的学生有吓到吗?

我说倒是没有,就一脸平常心,可能等我出手很久了吧?

 

基本上,那个顽童惹过每个学生,试水温吧,但因为是比他大的学生,他被学生呼喝过,就不大敢动手。

基本上我教儿童主日学,都属于放牛吃草的态度,

我说我的,你听不听你的事,基本上,如果你有在同一个课室里,我相信你有在听。

只要你不要“太过”骚扰其他人,阻碍到上课的节奏。

曾经有学生反对他到这个班,说他的年龄应该是小班的。

我语重心长的说,他既然愿意来,我们就让他来,在这里,他最小,你们还可以帮我看着他,

他也不敢对你们怎么样。

在隔壁班,他最大,等下他欺负那些孩子怎么办?你们忍心看那些小的被欺负吗?

说真的,我的学生还算有点人性,纵然一脸不愿意,但嘴上也不再说什么,所以事情就这样定了。

万事起头难,既然开了先河,有了第一次,就有了第二次,拔学生头发的事。

是了,他拿我的手机,竟然跟我绕着桌子跑,孩子身手灵活,我身笨体重哪是他对手,

只能仗着身体长的优势,伸手一抓,是的,又是头发,让他动弹不得。

我还记得拔他头发的时候,还跟其他的学生说,以后你们的弟弟顽皮,也可以这样。

我不懂做么男生很怕这个头皮痛。

 

我两次拔学生头发的时候,他哥哥不在场,是的,普遍家里的教育的问题,大的得让小的。

哥哥常被弟弟欺负,我不止一次对弟弟说,如果你是我弟弟或妹妹,你的日子会过的很惨。

我外甥在我班里,他证言:是,你会死得很惨、很惨,真的会很惨。

很重要的事,所以我外甥,说三次。

 

第三次,我在教课,他又在傍边捣乱,而且是得变本加厉的那种。

大家都怨声四起,越弄越大声,最后一次,几乎砸烂东西的程度,我外甥说:他需要吃药了。

不是他,是我,是我需要吃药,因为接下来我要发神经。

我把笔一丢,一抓,是的又是头发,然后把他拉到他座位上坐好。

他哥哥第一次看到我这样,眼瞪口呆,傻眼,嘴都合不上来。

然后又有人关爱他的哥哥,他有怎样吗?

你知道他亲爱的哥哥在他弟弟后来捣蛋的时候,竟然建议我:老师,你就拉他的头发撞墙啦!

这样暴力?他在家里被欺负得惨了,我猜。

 

虽然不知道把这样的事归类在信仰的那一栏里,适合吗?

但这也是我在教导儿童主日学的一部分。

那天算一下,我教导儿童主日学,比我现在的工作年日更久。

20年的时间,给专业的,都可以出书教导了。

但我认为教导儿童主日学就和自助旅行一样,没有特定方程式。

我的旅行方式和你不一样,因为我要看的风景和你的不一样。

教导小孩的方式也各有不同,因为每个小孩都是独立的个体,需要不一样教导方式。

谨以此篇记录,以后陆续想到,也会写下来,供日后回忆。

P/S: 故事中的主角不在照片里面,所以就不用找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
大紅花的國度 | 討論區 |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